Welcome to Jinnie's site

Latest

继续贴花片

园艺新手热情高。今年种花还是什么都试种一两棵,理想是以后园子里开满娇滴滴、好打理的花儿。新种的藤本蔷薇原本长势很好,可惜三根枝条被兔子吃掉了两根,估计今年不会爬满架了。倒是Rosa Mister Lincoln超出了我的预期,色彩浓烈得像要烧起来的锦缎。

Advertisements

露露露伦伦,露露露伦伦

春假给小妞做了一条tutu裙,迟迟没有给她穿上拍照。她每天拿出驰骋中原的劲头在家里跑来跑去,要拍好一张照片实在太难。

小时候最想要的就是花仙子的裙子,可现在家里的花仙子最爱裤子和帽子,不爱裙子。:)

繁花

以前我们校园里有十分漂亮的玉兰,每年一树扶疏的淡粉在春风中亭亭玉立。玉兰在我心中是京城四月当之无愧的花魁。

重樱色彩浓郁,枝垂樱的粉色极淡,平添飘渺。从前总是觉得重樱和海棠美,今年却觉得云淡风轻的枝垂樱耐看。

紫荆是新相识,两年前在座百年老建筑前第一次见到,缀玉连珠的花朵让人一见如故。树的姿态里仿佛有默默的倾诉。

春花烂漫的季节,真是金不换的光阴。刚刚种下了绣球花和藤本蔷薇,等她们慢慢热闹起来的时候,就是夏天了。

Aga Khan Museum图记

    匆匆一过,古物精美奢华,玫瑰baklava齿颊留香。书纸不可方物之美让人悠然神往,魂飞天外。竟然想穿越回9世纪,做一名抄录文字,施色点墨的书匠。

“文明,……这是一个一次征服跟着另一次征服的故事……4000年来,文明,这个新事物,在两河一带土壤上扎下了根,像树木成长那样成长起来,时而丧失一根树枝,时而遭到风雨的摧残,但是总是在生长和恢复它的生长。它变换了统治的种族,它变换了语言,但它本质上维持着同样的发展。4000年后,战士们和征服者仍然沉浮出入于他们所不理解的这个在成长中的事物里,但是人们到了这个时候(公园前330年),已有铁、马、文字、计算法和货币,种类更多的食品和纺织品,他们对自己世界的知识必远远超过了古苏美尔人。……埃里杜、拉加什、乌尔、伊斯、拉尔萨等城市在最初出现于历史以前,已经有了无法追忆的过去。” –韦尔斯《世界简史》

故宫国宝级大展“紫垣撷珍”去年三月在ROM开幕,我们八月看展的时候,和圆明园深柳读书堂画屏上的十二美人意外邂逅。真人尺幅的工笔仕女画,画中人端庄静好,三百年的时光也不能黯淡她们的鲜妍宛转。仿佛看到深宫四季在我们面前流过一轴轴的画卷。

云淡风轻。十二美人身世成谜,几乎是没有故事的故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画师的笔波澜不惊,把故事只剩下轮廓,一笔月明风清。要是把画比作故事,那我沉醉于这样的讲法。听起来好像水波不兴,其实蕴含着洪涛巨浪的力量。一生的极乐和极悲,都在平淡而近自然的故事里包含着。

她们真美啊。美得象春夜的桃花,象月光下月白色的衫子,象满山的香气,美到无涯的时光里去。细细读画,感到强烈的对比:平淡与惊心动魄,瞬间的爱与悠长的时光。不知这是不是画师所要造成的印象。

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什么都是稍纵即逝。一期一会颇苍凉,但有惊心的美。

火焰化红莲。

2014圣诞

真不敢相信2014年已经过去了。这一年网上的空白对应的是网下的丰富和忙碌。

如果选个汉字来概括这过去的一年,我想是要用“多”字的。

往后看是“繁多”,“幸多”和“聚少成多”,往前看是“多加”,“多姿”和“多多益善”。

2015你好,我准备好了。

小家伙的圣诞装备,朋友说是“小萌物”:)

“天生舞者”是小家伙的第一个圣诞树挂件。以后每年都会添一两个专属于她的挂件。

用彩纸剪了两朵雪花挂在窗前,跟风铃一样摇摇晃晃,蛮有意思的。

明年开始,小家伙应该可以和我一起做圣诞手工了吧?

今年的圣诞餐桌布置最简单,只买了六个小小的烛台配上红烛。就用传统的红与绿。

正菜:Beef Wellington

用的是fillet of beef,烤五分熟的样子。portabella菇和牛肉绝配。吃下一大卷好肉带来的满足感,无可比拟呀 🙂

Have a happy holiday season!

晚霞

夏天过去了。

夏天的福利

尼亚加拉半岛上的樱桃。甜,美。本来说好只摘一篮的,结果贪心停不下手,摘了两篮。要做樱桃酱啦!

芍药

上次拍芍药是去年五月,这一年匆忙又充实。新一季芍药花盛开,试着拍不一样气质的花,找到了一本工笔画册做衬托。芍药配古典美人图,自然想到了聊斋志异里的葛巾玉版,狐女花妖的气息有没有出来啊?

静物拍摄。背景图书:罗寒蕾《片段 Slice of Life》

周末

6月29号的傍晚,Port Credit上空的云荡气回肠。我们还在高速上就远远看见湖畔的彩虹,来到码头的时候,雨后的天空令人心醉地舒展。船坞旁的蔷薇静静绽放,形成一堵散发幽香的墙。晚风扑面带来饱满的水气,好像佛罗里达的回忆。

除了water front trail之外,那唯一临水的饭店造得意外地好,就像中国的风亭水榭。M和我在这家grill的外廊坐下,滋润的风从四面包围着开放式的餐座,天空在绣球花丛的上方一点点儿地变化,从玫红到绛紫,再从宝蓝到深黛。美酒轻食云影波光,真是好久没有这样放松的时光了。山长水远,十几年的相识,Dr. M, 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