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Jinnie's site

中式点心

2015中秋月饼

一晃三年没烤月饼了。技艺生疏得不像话,品种上也没有新开发。但有妞这样激动和投入的食客,什么样的月饼都光焰夺目了。

 


疯狂的月饼

        为什么说是疯狂的月饼呢?因为做月饼的人有足够疯狂。周四9:oop.m.的时候对自己说:我要做月饼,于是拉了M和我一起出门去买材料。十点半,熬转化糖浆。十二点,蒸紫薯做泥。周五做了广式和冰皮两种月饼,里面包的是紫薯、莲蓉和豆沙。小装饰有两种,巧克力广式月饼用了最近大爱的金粉,冰皮月饼在皮里加了蜜渍玫瑰花瓣。相片里的布景也是心血来潮的产物,今天周六跑出门买了丝绸方巾,暗花磨旧长碟和金色丝带… … 拍照的时候兴冲冲的,等一切都做完了才感觉到累… … 所以,,,方子等我以后补… …其他的文字等我以后补… …

        嗯,为什么要这么早做月饼呢?因为还有别的月饼的在冲动的计划中啊! 今年Ms. Lu的愿望是:做一个月饼终结者。哈哈。

方子来了! 在这儿

巧克力紫薯月饼

上个角度典雅些,这个角度似乎shining些:-)

爱死这个紫薯馅儿了,自己做的,甜度、口感都没得说! 第二年做广式月饼,手工也有进步,饼皮覆盖得很均匀,切开后可以看到饼皮随着模子的花纹走了个“凹”字出来。十头的小月饼,只要一天回油,油润的样子很惹我喜欢!

阴天,再加上拍的时间晚了,照片效果打了折扣。没能如实传达这冰皮的口感和质感。算是这次的小遗憾。

预祝中秋愉快!

 


月饼的术与道

 
    记得是2007年的中秋,我尝试着做了人生中的第一炉广式月饼。当时信心满满地打印了爱厨的方子,依样画葫芦地熬了一锅糖浆。没有月饼模子,正赶上橄榄球赛季,就买了一板橄榄球的模子来代替。已经不记得是什么环节出错了,反正出炉的月饼虚胖得像个面包,放了三天以后依然是坚强地不肯回油。好在做的是五仁馅儿,还可以喂喂院子里的小鸟。我从此对这点心心生畏惧,好久都没再试。
 
    不会做广式月饼的家厨始终是短了一足。两年过后决定再试! 这次却出奇地顺利,糖浆熬成蜜一样的质感,金灿灿地让我看见成功的兆头。和面,面是让人喜爱的油润。炒豆沙,正好团成个小球又不干腻。把馅揉好再细心地推上饼皮,眼看小面坯在模子里淘气地变了个身,卟地一声就顶着朵莲花落在了面板上。烤出来后它们光亮的色泽更是讨人喜爱。回油后咬上一口,香甜细腻,就是这个味儿啊!
 
    Jinnie的空间做了将近五个年头,回顾从前的一饭一菜,全然没有今天的水准。唯一五年不变的,是安静地用心去做–我越来越能从这磨练厨艺的过程中享受到快乐。若说自身的技艺能帮你找到自我,我大概是相信这个道理的。疱丁解牛技近乎艺、艺近乎道,平凡的我辈虽达不成这一境界,却不妨以此做为一个最终的目标。
 
    预祝中秋快乐!
 
 方子在这儿
 
 

金桔

 
 
    不太忙的时候,星期六上午是固定的烘焙时光。我会用一周或者更长的时间去构想,然后在周末的晨光里把它变作现实。每次烘焙都是一项甜蜜的工程。加了浆果的蛋糕在烤箱里不断弥漫出香气,堆在派皮上的草莓能把馥郁直接沁到心里。今年的想法是让各时当令的水果和烤箱做一系列接触,希望在年末的白雪中攒出一个浓香的果园。用在春天就果实累累的金桔作开始,很合适。Kumquats在国外价格不菲,堪比牛排,但做成蜜饯后晶莹剔透的样子真是美丽,冲成金桔茶更是清香扑鼻。几个金桔小点心正在计划之中,会在这个周末烤制。喜欢这通透娇媚的金色,带着融融的春意。
 

中秋

 
客旅似家家似寄。祝远方的亲人朋友中秋快乐。

虾饺们

 
  周末的造饭运动已经好久处于不运作的状态,现在终于又卷土重来了。开宴第一道点心是虾饺(Crystal Shrimp Dumpling),事实证明是个吃力不讨好的选择。50mm1.4f的镜头对着一片白光的饺子哭了。透明的澄粉皮反的光线始终感觉很硬,饺子们像几只不上镜的小肥鹅。
 
 

糯米豆沙小南瓜

 
 
臭美的样子
 
 
 
出锅的样子
 
  从前天开始,我下厨的病瘾终于再度发作,每天晚上备课之后,都会没有来头地做些吃的。其实Dr.M不在身边,我的饭量等于猫粮,按理讲没什么可做的。可是总是不知不觉就摆弄出三碟五碗的菜式,供奉一样地在冰箱里陈列着,放上一个星期,再看着它们可惜地坏掉。我把这解释成手的惯性,它们不喜欢两手空空的状态。BLOG里的一系列南瓜小吃都由此而来。
 


糯米藕往事

                                                         
 
    糯米藕,江浙传统的吃食。今天闲来无事,就试着做了这个费时费力的东东。米好藕好,可惜缺了桂花。
 
    第一次尝到糯米藕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有大把时间可杀,正在复习金庸,所以记得这糖藕在《书剑恩仇录》里提到过。是陈家洛少年时爱吃的一样甜点。陈家洛夜探故居,与当年伺婢晴画重逢,晴画给他端来的,就是这样莲藕。“陈家洛离家十年,日处大漠穷荒之中,这般江南富贵之家的滋味今日重尝,恍如隔世。” 那时心中别有怀抱,这段文字看得我不胜伤感,所以便深深记下了。今日莲藕在锅中煨着,我在网上翻检,想找出这一章节来重温一遍,谁知却找到了一个人的文字--《糯米藕与陈家洛》,很即兴的小文,却原来也对这细节印象深刻--糯米的甜香仍然留在齿颊,书里书外,这小小的一盘藕,悠悠的,成就了多少人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