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Jinnie's site

Author Archive

醋栗大丰收

其实也不是庆祝美国独立日:) 但是色彩上和每年这个时候大热的美国国旗蛋糕是一样的,红蓝白三色。

今天趁妞午睡,用各种浆果做了一个wreath,蓝莓、覆盆子、黑莓、醋栗,全都是我们这北方的特产。醋栗是三年前买的,刚来的时候小小一株,这两年越长越大,今年更是结了几十串红宝石一样的果子。果环上点缀了一点点绣球花,品种是Annabelle,今年刚种下,还没长大。

一个个季节就是在这些小小的仪式中走过的。

 

 

Advertisements

花农的喜悦

去年种的芍药今年开花了。四个品种次第错落地开了两个多星期。加上百合、玫瑰,我这个新手花农十分欣慰。明年再接再厉。


关于科罗拉多的十个细节(六)——山魂水魄

丹佛城在余光中的文中,被称为“新西域的阳关”。我从没想到会在这牛仔和淘金客的故土上,与唐人诗中的山魂水魄重逢。

高原山水气象万千。太白、江宁、高岑,各有佳句荡气回肠,云色山影难描难画。离开科州五年之后,我仍在举一支秃笔想尽力捕捉一些光线和芬芳,都是因为这山水实在给人无尽的启发和感动。

王右丞有辋川山水,我有科罗拉多。

最爱的山水诗人还是王维。他澄明通透的世界常常感染我,让我听到风景的脉搏和呼吸。

如果有人去Boulder一带的山里行走,应当在行囊中放一本《辋川集》。Boulder 溪边如水的月夜里,萤火虫明灭相逐,是《白石滩》的况味。

清浅白石滩,绿蒲向堪把。

家住水东西,浣纱明月下。

月光满纸,月光满谷。有澄澈的水、明净的心、如同清泉一样细细流淌的禅悟喜悦。

山里的景色,有时候是《辛夷坞》的芳意。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山中小路上偶尔有这么一树红花。开得热烈张扬,着壁成绘。生死荣枯需要观众吗?就算在沙土间也要开出云霞般的绚烂。在这树下不必有“花落知多少”的惋惜,也不必有“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悲叹。花的生死相接,才成就生命循环的华美。

洛基山的林子里,处处是幽静的《鹿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在寂静的深林里,仿佛能听到远方热闹繁华的回响。繁华和志气云烟过耳,青苔上的余晖微微抖动,像江河之水粼粼的光芒。不是风声,不是泉水淙淙,不是精灵的私语。美景中的天籁接近永恒。

种种说不尽的会心,说不尽的美。三年浮云卷碧山, 三年清风满怀。 我永远记得这一次出走,水穷云起。山水无言,却在说什么是生命的边疆。庄严肃穆的风景,给我这凡夫俗子另一种和万物相处的可能。

洛基万仞月清融,来照小园梦数重。

春雪琉璃一院满,秋风琥珀半山浓。

峰回路转俯仰里,石动云移悲喜中。

片羽飘摇何缱绻,烟波泥上旧飞鸿。

丙申年甲午月试作


灯语

06年大雾山的圣诞灯火如同千言万语。群山苍茫,空载月明。满镇光影闪闪,月中行车,仿佛穿过灯火中凭空而起的海市蜃楼。如今想起,像穿越了一层又一层的梦中焰火,其间的追忆与惘然只是沉默,像静谧又沸腾的星空。

田纳西境内枫林如火,铺天盖地的浩瀚,风在树梢掀起层层无边的火焰和海浪。

 


2015秋光

春困秋乏。好困。字以后再补。


2015中秋月饼

一晃三年没烤月饼了。技艺生疏得不像话,品种上也没有新开发。但有妞这样激动和投入的食客,什么样的月饼都光焰夺目了。

 


二十个月

你是我镜头里的光。繁花不如江海,江海不如明月,在我拍过所有的时光里,你的成长最美。


山海旧影

读唐诗,最爱边塞诗。天山明月,大雪弓刀,豪情与惆怅历千载仍在。那些边关的边关,远方的远方,被天才的文字定格,雄浑壮阔的气象自纸上喷薄涌起。入夏翻检旧照,阿拉斯加的风光中一次次浮现唐人诗句。还记得从甲板上远望的时刻,但见山海辽阔,一襟晚照。


暑假来了

暑假。种花,野餐,带小妞参加各种活动。晚霞烂漫,繁星点点。真喜欢这样丰盛的夏天。


Albuquerque掠影

在Albuquerque的the Old Town看到了硕大的沙漠植物,仙人掌被当作观赏植物种在前院儿,窗下的多肉比北方农村的水缸还要粗壮。路旁的草不管是灰绿还是土黄,一概泛着干燥的白,放眼望去一切都是沙漠的色调,然后在上面加上鲜艳的点缀。这落基山的余脉地带,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好处是此地的墨西哥菜分量十足,满盘的豆子、牛肉和奶酪都骄傲地嚷嚷着:我们一个顶俩!我们一个顶俩!我跟服务生点了地产啤酒,上桌的这瓶大大惊喜,酒名Alien,瓶子上印了个端端正正的alien头像,在灯光下两眼闪闪发光。新墨西哥Roswell的UFO事件大大有名,我一口气干了这一瓶,酒倒还是地球的味道。:)

山和云。ABQ的山上,到处看得见干裂得炸开的石头。Albuquerque以北是Santa Fe, Santa Fe以北是Taos,Taos以北是Colorado Springs,Colorado Springs以北是Denver和Boulder。一重一重的山外,一叠一叠的阳关。三天的training很快结束,回到家里的时候,今年的学生毕业了,从兔子们嘴下幸存的红醋栗也终于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