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Jinnie's site

关于科罗拉多的十个细节(六)——山魂水魄

丹佛城在余光中的文中,被称为“新西域的阳关”。我从没想到会在这牛仔和淘金客的故土上,与唐人诗中的山魂水魄重逢。

高原山水气象万千。太白、江宁、高岑,各有佳句荡气回肠,云色山影难描难画。离开科州五年之后,我仍在举一支秃笔想尽力捕捉一些光线和芬芳,都是因为这山水实在给人无尽的启发和感动。

王右丞有辋川山水,我有科罗拉多。

最爱的山水诗人还是王维。他澄明通透的世界常常感染我,让我听到风景的脉搏和呼吸。

如果有人去Boulder一带的山里行走,应当在行囊中放一本《辋川集》。Boulder 溪边如水的月夜里,萤火虫明灭相逐,是《白石滩》的况味。

清浅白石滩,绿蒲向堪把。

家住水东西,浣纱明月下。

月光满纸,月光满谷。有澄澈的水、明净的心、如同清泉一样细细流淌的禅悟喜悦。

山里的景色,有时候是《辛夷坞》的芳意。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山中小路上偶尔有这么一树红花。开得热烈张扬,着壁成绘。生死荣枯需要观众吗?就算在沙土间也要开出云霞般的绚烂。在这树下不必有“花落知多少”的惋惜,也不必有“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悲叹。花的生死相接,才成就生命循环的华美。

洛基山的林子里,处处是幽静的《鹿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在寂静的深林里,仿佛能听到远方热闹繁华的回响。繁华和志气云烟过耳,青苔上的余晖微微抖动,像江河之水粼粼的光芒。不是风声,不是泉水淙淙,不是精灵的私语。美景中的天籁接近永恒。

种种说不尽的会心,说不尽的美。三年浮云卷碧山, 三年清风满怀。 我永远记得这一次出走,水穷云起。山水无言,却在说什么是生命的边疆。庄严肃穆的风景,给我这凡夫俗子另一种和万物相处的可能。

洛基万仞月清融,来照小园梦数重。

春雪琉璃一院满,秋风琥珀半山浓。

峰回路转俯仰里,石动云移悲喜中。

片羽飘摇何缱绻,烟波泥上旧飞鸿。

丙申年甲午月试作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1. 因为没有图片, 反而让文字多了一份遐想, 更何况对这样的美我有深深地了解 🙂

    June 17, 2016 at 10:54

    • 🙂 是,我相信。

      June 17, 2016 at 18:3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